• 开放时间:上午8:30—下午4:30   门票:20元/人次
  • 咨询电话:0512—52786639      游览须知
  • 当前位置:主页 > 首页资讯 > 馆内简讯
    首页资讯
    馆内简讯
    翁氏“官皮箱”捐赠缘起
    • 来源:翁同龢纪念馆
  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3-26
    • 点击:48

    左欣先生

           今天是这两个箱子历经八十多年回到它原来的地方的日子,王馆长和姚书记要我说说它的来历。这得从我的母亲顾佩珊女士说起。我的外祖母强毓麟女士是翁万戈先生的嗣母翁强春卿女士的侄女,她早年丧夫,带着二子一女很艰难。翁强春卿女士没有孩子,因此就把我母亲寄养在姑母处。我母亲(生于1920年,2020年去世,享年100周岁)那时九岁。1937年淞沪抗战暴发,翁强春卿女士就带她避难于上海法租界。这两个箱子就是那对作为贮物器带到了上海。翁万戈先生长我母亲一辈,但实际年龄只长二岁。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,一起经历了从常熟逃难到上海的艰险过程,后来万戈先生去海外留学。我母亲在上海江苏省立无锡师范沪校毕业后,时局艰难,兵荒马乱只能断续从事教职。平时还得照顾翁强春卿女士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万戈先生1948年回国探亲。临离别时就把他母亲托付给我母亲。翁强春卿女士在上海解放后不久患脑溢血逝世。我母亲在替他料理完丧事后,本来准备离开。万戈先生的生母从天津来上海处理善后,因为上海的房子是租住的,鉴于我母亲也没有其它落脚的地方。建议我母亲继续租住,待一切安排妥当回天津时,留下了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具,其中就包括这两个箱子。以上就是箱子来到我家的大致来历。
          改革开放后,翁万戈先生再次回国。和我母亲重续联系。万戈先生捐献故宅给政府建设纪念馆。承蒙纪念馆历任领导邀请我母亲多次来馆参观。痛感已无旧物,萌生了捐赠两个箱子的愿望。鄙人认为两个箱子和故宅一样承载了一段厚重的历史,而且它的工艺体现了清代手工艺人的高超水准,值得研究,非常赞同。因此想找一个合适的时机,本来准备在我母亲百岁诞辰时,不料就在临近时,她却突然病重,以致不起。所以在她去世后,即与王馆长联系沟通,以完成她的遗愿。谢谢王馆长和姚书记玉成其事。

    左欣夫妇和顾佩珊女士(中)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章根据左欣先生发言稿整理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谨以此文感谢顾佩珊女士及其家人的慷慨捐赠